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28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4 Reads)
小雪伴著細雨,揚揚灑灑中卻又透著點點滴滴。雪飄下,掩蓋不了我對你的情意。雨落下,那是我相思的淚滴。 你就是在這樣的一天,踏上了去遠方的路。沒有依依不捨的送別,也沒有來的及道一聲再見。一切都太匆匆,不知是相遇太早,還是太晚?沒有相見,卻要別離。不過我答應了等你,就會等你,無論是兩年、三年,還是更加的久遠。不管未來怎麼改變,這始終都是我的承諾,你無需質疑。 記得遇見你時,我正失意的躲在角落裡。你像一束光,穿過七彎八拐的胡同,照在了我的身上。你的溫暖融化了我凍結的心,那一刻我便認定了你。弱水三千,我只取一瓢。穿越人海,只為尋你。雖然我們不是青梅竹馬的兩小無猜,也沒有卿卿我我的初戀情懷,還沒來的及山盟海誓的相親相愛。但是我們卻是超脫於現實之外,凌駕於精神之上的相遇相知。當純真遇到純真,心靈與心靈碰撞,我相信鍵盤敲出來的感情也會是真的。 與你失去聯繫的日子裡,我的一顆心像是吊在了半空,一下子沒了著落。三月的陽光明媚,我卻覺得格外的刺眼。一個人走到郊外,油菜花正是盛開,大片的花田開出了黃色的海洋,芳香撲鼻而來,我卻無心賞玩。一整天都掛著QQ,沒有人知道我是在等你。而你卻像人間蒸發了一般,杳無音訊。那段時間是什麼讓我一再的堅持?是你給的那一絲溫暖。念君一絲溫暖,我願傾一世柔情。 趴在窗前,看著月亮那張陰晴圓缺的臉,我又想到了你。你和這月一樣,從未謀面,卻不陌生。雖然我遙遠,但是很親切。這時我的手機響起,聽鈴聲我便知道是你。你問我在做什麼?我說:“看你!”你打趣道:“看我?你什麼時候長了千里眼?”我憂傷的說:“我是在用心看你。”你沉默了片刻,然後堅定的說:“我們會在一起。”是的,我們會在一起,這點我一直堅信,從不懷疑。所以在面對眾人鄙疑,朋友不解的千夫所指下,我才依然有橫眉冷對的勇氣。 我從未說過我愛你,並不是不愛你。只是這三個字在日日夜夜的思念面前,是那麼的微不足道,根本無與倫比。靈活的文字表達不出我對你的感情,生動的語言道不盡我對你的愛意。我不知道,是不是因為我詞彙匱乏,才使言語顯得如此蒼白無力?此刻我不想再說什麼,我相信你能感受到我的深情。而我只希望你說的疼愛,會是一種珍惜的態度,然後讓我的嬌柔溫順只展現在你一個人的面前。 有月的夜晚,我又夢到了你。醒來後,我寫便寫下了這樣的詩句: 夢裡夢君千百回,夢醒覓君無處尋。 但願與君常相伴,只恨思君夜難眠。 望穿秋水,相逢雖是初相見,但走過一路泥濘,我相信相見時定會有天地初開般的美好。而我們以後的路,一定是芳草鮮美,落英繽紛。 文章來源:楊小刀的BLOG |春妞兒土旦兒常春曉 |趙啟強的部落格 |勝者為傑 |孟遷的BLOG |劉雯的BLOG |劉佳的BLOG |張蜀君的BLOG |大勇說房 |郭國松·為權利而鬥爭 |